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史博览》时代的记录者

本博客文字图片来源于《文史博览》,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加入QQ群:7789684

 
 
 

日志

 
 
关于我

《文史博览》是由政协湖南省委员会主办,全国公开发行的文史类刊物,主要刊发历史见证人和文史工作者撰写的反映国内外政治军事、工商经济、文教科技、民族宗教、华人华侨、社会生活等方面重要历史事件的内幕秘闻和重要人物的各种鲜为人知的经历,以及珍贵的历史照片,体现亲历、亲见、亲闻等特点,融思想性、史料性、可读性于一体。

网易考拉推荐

许广平鲜为人知的初恋  

2008-12-19 10:47:45|  分类: 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孟红

许广平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一位引人瞩目的女性。她与鲁迅坚贞、具有个性的爱情故事一直家喻户晓,传为佳话。其实,她在与鲁迅相爱之前的少女时代还发生过一段鲜为人知的初恋故事。这段恋情纯洁美好却短暂苦涩,让她始料不及、铭心刻骨。

异乡开启纯真初恋

1898 2 12 日, 许广平出生在广州的一个士大夫家庭。在她出生的第三天,她的父亲就将她许配给一个当地富户的儿子。许广平懂事以后,听说她的夫家名声不好,遂开始反对这门包办婚姻,但是由于父亲的坚持,她的婚约没有被取消。

             许广平鲜为人知的初恋 - 《文史博览》 - 《文史博览》许广平

1917 年, 许广平的父亲病逝,男方逼迫成婚,许广平走投无路,只好求从北京回来奔丧的二哥帮助解除婚约。之后她又投奔天津姑妈家。幸得姑妈的支持,1917 年, 许广平进了“ 天津直隶第一女子师范学校”预科。1922 年从天津女师毕业。为了继续深造,翌年又考入“国立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1924 年改称“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入国文系学习。

进入北京女高师的第一年, 许广平24 岁。正是在这个时候,在一个偶然的场合,她遇见了一位同乡学子,两人一见如故。这位青年名叫李小辉,广东人,是许广平的表亲,因打算赴法勤工俭学来到北京。由于误了考期,遂改在北京大学读书。在一番拉家常后,许广平望着对方清瘦白净、棱角分明的脸庞,几分亲切感和青春的涌动使她不由得热情搭话:“想不到,咱们还有着一层远亲关系。”说着,她浅浅一笑,落落大方地说,“那以后小妹免不了要请表兄多指教了。”

李小辉很有风度地微笑着说:“应该,应该,如此奇巧地能在京城遇见小妹,真乃三生有幸!一定全力呵护小妹,义不容辞。”

回到学校宿舍之后,李小辉第一次失眠了。他的脑子里不时浮现出许广平的身影。到了周末,他兴高采烈地去看望许广平。他们在一起谈论社会、人生、学业、未来……这时,两人的心中都未曾有意识地去触及男女情感,纯洁的心境如一泓没有杂质的湖水。

一位青年女子独处异地,有幸遇上了自己的表兄,自然十分高兴,也多少有点依赖。远离家乡父母、身为表兄的李小辉也倍感亲切,多了一个表妹来往,不由自主地担起了照顾表妹的职责。在随后的日子里,两人相处融洽,李小辉不知不觉已经闯入许广平的生活,在许广平的心头燃起了第一束爱的火花。很快两人就建立了恋爱关系。李小辉纯真而热烈。许广平称他是一位“ 热情,任侠, 豪爽, 廉洁, 聪明,好学”的青年。

恋爱的日子总是既浪漫又美好更单纯的。不论是在春色宜人的春天,还是天高云淡的深秋,北京的几大名胜古迹总会留下许广平和李小辉青春欢乐的足迹。他们手牵手欢笑的画面已经深深印在了彼此的脑海里。但是好景不长。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品尝爱情的甘果,一对有情人便被突如其来的厄运拆散。

病魔夺走恋人的生命

许广平在天津求学时,有一位同学叫常瑞麟。在许广平进入女高师时,她已在北京医学专门学校学习。两人一向很友好,每逢节假日,许广平总要到常家聚谈。

1923 年冬天,常瑞麟的两个妹妹得了一种传染病。生性无所畏惧、热情豁达的许广平不顾个人安危,像亲姐妹一样悉心给予照料。

但是,不幸的事情却降临在了好心善良的许广平头上。这年的除夕之夜,许广平在女高师参加同乐会的时候,不时感到喉咙阵阵疼痛。第二天,她到常瑞麟所在的“医专”的校医室去诊病,医生诊断为扁桃腺炎,给吃了些普通的消炎药。因校医室没有病房,既是扁桃腺炎也就没必要住医院,许广平只好住在常瑞麟家里休息。

李小辉得知许广平的病情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焦虑心疼,坐卧不安。春节后的一天,李小辉迫不及待地连续3 次前往常瑞麟家探视。李小辉坐在许广平的病床跟前,十分怜爱地紧紧握住许广平的手,深情地注视她,鼓励她:“你一定能战胜病魔的!”

李小辉最后一次去探望的时候,还带去了一些西藏青果,说这种东西可以医治喉症。他给许广平一串,自己留用一串,因为他也觉着咽喉有些疼痛了。李小辉这次看到许广平的病情有所加重、身体愈发虚弱的样子,他不停地责备自己没有尽到保护表妹的责任,心里懊恼不已。但是,他尽量把这种心情掩饰起来,不表露在许广平面前。他们一边吃着,一边亲热地聊着天。

然而,由于误诊且又得不到及时的治疗,许广平的病一天天严重起来,到患病的第六天,也就是正月初五,许广平竟由昏迷而进入弥留状态。这时常瑞麟的父亲请来了外国医生。医生建议最好立刻送进同仁医院。经一位日本医生诊断,才判明她得的根本不是什么扁桃腺炎,而是令人生畏的猩红热。医生马上为她进行了手术医治。经过开刀,从她肿得跟头一般粗的脖子里挤出了一盘脓液。

1924 2 23 日, 许广平身体略有好转,意识也恢复正常。从死亡线上挣脱回来的她,这时,才蓦地想到了自己的表哥李小辉。第一个念头就是:李小辉为什么一直没有来?她左等右盼,总是不见他熟悉的身影。于是,她心急如焚地托人去打听,但一无所获。

随后,许广平的病情一天一天地好转起来(从症状看,不像是猩红热,但许广平的回忆文中说当时医生即如此诊断)。许广平在养病期间忍不住时时想念李小辉,当询问周围的人时,他们总是支支吾吾地说:“小辉也患病了,但已好了。”或说:“等你全好了再去看他吧。”

许广平身体逐渐康复,更加想念李小辉。继续数次提起、多方打听他的消息。大家却有意回避这个问题。正月十九日晚饭时,又谈到了李小辉,常家的一个小妹不留神说漏了嘴:“辉没有了!” 这对许广平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不禁号啕痛哭。后经追问, 才知道,原来李小辉因探视许广平也不幸染上了和许广平一样的病——猩红热,已在正月初七日夜里去世。

李小辉由于探视自己而染病过早的夭亡,给许广平带来了难以承受的打击。她年轻单纯的心像突然间撒了一大把盐粒,浸渍得她生痛生痛。一切美好的感觉霎时烟消云散了,留在心中的只是对李小辉若隐若现的纯真之爱的片断回忆与深深的内疚和悲痛。

许广平后来在回忆文章中沉痛地写道:“只差半年就要毕业的辉,与世长辞了!刚刚走到人生旅途的头一步,就突然地倒下了,能不痛伤吗?霞(许广平小名叫霞姑)一直没有知道自己患的是猩红热,因为医生一直没有警告过她,她因此更不知道要回避见人,可是为了这缘故,辉来探病而传染着了,她内心上的悲怆,自然不需解释的了。”

许广平以虚弱的身体,一定要去吊祭死去了的辉。她终于找到了停柩的地方,看到了棺木上写着的李小辉的名字,证实了他确已逝去。她的哭声,久久地回荡在灵柩的上空。……

18 年后,当再次追忆起那段令她心如刀绞的往事时,许广平仍然无比悲怆。她痛心疾首地说:“到了第18 年纪念的今天,也许辉的家里早已忘了他罢,然而每到此时此际,霞的怆痛就像那骨节酸痛者遇到节气一样,自然会敏感到、记忆到的,因为他曾经摧毁了一个处女纯净的心,永远没有苏转。”

 文章来源:《文史博览》2008年 第12

  评论这张
 
阅读(320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