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史博览》时代的记录者

本博客文字图片来源于《文史博览》,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加入QQ群:7789684

 
 
 

日志

 
 
关于我

《文史博览》是由政协湖南省委员会主办,全国公开发行的文史类刊物,主要刊发历史见证人和文史工作者撰写的反映国内外政治军事、工商经济、文教科技、民族宗教、华人华侨、社会生活等方面重要历史事件的内幕秘闻和重要人物的各种鲜为人知的经历,以及珍贵的历史照片,体现亲历、亲见、亲闻等特点,融思想性、史料性、可读性于一体。

网易考拉推荐

22 年前, 我在中南海推销原始股(《文史博览》,2010年第11期)  

2011-05-11 09:36:19|  分类: 特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李幛喆

今天,中国的股市发展如火如荼, 但是发生在22 年前、国庆40周年前夕的“中南海里购股票”风波事件,我(当时在国家体制改革委员会信息处工作)作为此事的见证人现在回忆起来仍然觉得挺有意思。

22 年前, 我在中南海推销原始股(《文史博览》,2010年第11期) - 《文史博览》 - 《文史博览》时代的记录者

 1988 年9 月11 日,《人民日报》第一版刊登了一则报道,标题是《中南海里购股票》。报道总共不到300 字,介绍了“中南海国务院大院里,汇集了很多人,都在踊跃购买一种从来没买过的东西——股票…… ”

当日早6 点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全国新闻联播》广播了这一消息,没想到这条消息炸了锅。当日上午9 点,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李鹏即问国务院办公厅:“谁在中南海里卖股票了?”特别敏感的外国通讯记者也广泛报道。

许多股份公司的人打电话问我,他们能不能也到中南海发股票?

此事的背景和缘由是:1988 年7 月,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在沈阳召开了一次有关股份制试点企业的会议。会议期间,沈阳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领导咨询国家体改委的有关领导“可否到北京发金杯股票”?国家体改委的有关领导也没有明确说可以还是不可以,但当时给金杯公司的感觉是可以试试。

于是金杯公司开始了投石问路,我目睹并参与了金杯股票的发行全过程。

1988 年9 月8 日中午,我帮助金杯公司的发行人把该公司的招股章程贴到了国家体改委机关办公地——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的食堂门口,告知大家今天下午2 点发行金杯股票。

当时金杯公司派来两位同志,我们3 人就在国家体改委机关办公楼的过道大厅处摆了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开始工作。

我们在发行桌前整整呆了一下午,应该说,发行工作不理想。其原因:一是许多机关干部都不懂股票,二是当时人们手中余钱都是少得可怜。我记得我当时银行存款不足1000 元,要拿出100 元买一张前途叵测的“纸”,还真得掂量掂量啊。

但总有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大约下午2 点40 分,国家体改委经管司的一位干部( 此人后来在中国证监会任高职) 率先打破僵局,买了一股( 每股100 元),算是开盘了。接着,经管司的其他一些人也买了几股,其中还有一位司局级官员。

当时他们买股票,绝对没有任何想发财的目的。从小的方面讲,纯粹是为了改变金杯发股票冷场的尴尬局面;从大道理讲,是支持股份制发展,用自己有限的资金支援企业建设,其行动非常可贵。

大约3 点,我机关车队的老秦师傅前来咨询。我抓住机会,在现场极力劝说( 现在叫忽悠)秦师傅买一股。我反复给他讲股票的概念,分红如何高于银行利率等等。老秦师傅最后经不住我的“忽悠劝说”,掏100 元钱买了一股。这100 股金杯股票至今老秦师傅还没卖,也没领过红利。所以我现在一见到秦师傅,就劝他千万别卖,等着交一个好运。

对比之下,我自己非常惭愧,我这么热爱股票,花费了无数个日夜去研究它,为中国试行股份制去奋力呼吁,但股票真来了,我却没买。

现在想想当时我主要还是比较抠门,舍不得花100 元。劝秦师傅买,自己却没买,我很后悔,如果当时买一股金杯股票并留到现在,这张纸介的股票价值不可估量啊。

一直到下午3 点30 分左右,总共也没买出多少股。我和两位发行人员无精打采地瞎侃,消磨时间。4 点左右,发行工作马上要结束时,奇迹出现了。

此时来了一位姓柴的小伙子,从包里拿出一万元现金,二话不说买下了100 股。我当时真没见过那么多钱,看得我都眼晕。

我问小伙子:“你干嘛买这么多股票?”他答:“我准备出国了,这些钱留着也没用,干脆买股票吧!”我说:“你知道股票是有风险的吗?”他答: “有风险就有吧,再说,招股书上不是写明每年有16.5% 的利息吗?”

我又进一步和他攀谈得知,他本人在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工作,他父亲是国务院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的干部。他是听他父亲说院里正在卖股票( 国务院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和国家体改委在一个院内办公)。这是当天金杯股票最大的一个买主。

就这样,整个发行工作基本上是在冷冷清清中收盘了。但这个不起眼的发行事件后来掀起了一个挺大的动静,这就是本文开头提到的《中南海里购股票》的报道风波。

《中南海里购股票》的报道刊出后,有关领导也找我询问此事的来龙去脉。我如实汇报。为澄清这一事实,我又赶紧写了一篇报道,标题是“金杯股票闯入北京”。报道中我专门指明了是“在北京西安门大街某国家机关大院内进行了试发售……”,文章于9 月14 日发表在新华社主办的《经济参考报》上,从而澄清了外界的误传。

9 月15 日,《人民日报》也发出重要更正,指出“9 月11 日本报一版刊登的《中南海里购股票 》一文,是一篇完全失实的报道……”

至此,这炸了锅的风波才趋于平静,但同时引发了一场“党政机关干部可否买股票”的讨论。其实当时各地规定各异,有的明文规定“党政机关干部不能买股票”,也有的规定回避此行为。但是为了避嫌,国家体改委那几位买了金杯股票的干部后来退回了该股票。

(责任编辑/亚 闻)

(电子邮箱:2003xyw@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87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