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史博览》时代的记录者

本博客文字图片来源于《文史博览》,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加入QQ群:7789684

 
 
 

日志

 
 
关于我

《文史博览》是由政协湖南省委员会主办,全国公开发行的文史类刊物,主要刊发历史见证人和文史工作者撰写的反映国内外政治军事、工商经济、文教科技、民族宗教、华人华侨、社会生活等方面重要历史事件的内幕秘闻和重要人物的各种鲜为人知的经历,以及珍贵的历史照片,体现亲历、亲见、亲闻等特点,融思想性、史料性、可读性于一体。

网易考拉推荐

我所知道的最后一个打虎人  

2011-06-28 10:04:26|  分类: 亲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宁华夫

1952年至1958年,我在湖南新邵县冰塘中心完小念小学。距学校不远的龙山,林密草茂、雨水充足、气温适宜,是华南虎栖身的最佳场所。山林中老虎活动频繁,周边村庄常遭老虎侵袭。

离学校不远的“道儿冲”与“梨儿冲”两个村子里,老虎叼食牲畜和伤人事件屡有发生,故这两个冲里的小学生都得结队并由家长护送来校上课,下午放学后由学校师生护送回家。高年级学生的家离校较远,大多在校寄宿。

有一天晚自习后同学们回寝室刚脱衣睡觉,便听见从后操场传来了虎啸声。虎啸震天撼地,令人毛骨悚然胆战心惊。同学们吓得蒙着头蜷曲在被窝里,一动也不动,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第二天一早,老师带我们去操场察看,操坪里及旁边的山坡上留有老虎脚印,木篮球架已经歪斜,上面有老虎磨蹭身子的痕迹并留有虎毛。马上又传来消息,说学校附近一户农家的羊昨晚被老虎叼走,从羊栏通往山坡的小路上遗下一道血迹。

老虎夜闯校园事件引起了全校师生及家长的惊恐,于是学校便组织师生,在村民的帮助下,将校园四周筑了一道两米来高的厚实的竹篱笆墙,并安了铁大门,去寝室走廊的楼梯口装了铁栏栅,以防老虎夜晚闯入。老虎是怕火光和铜锣声的,于是村民每晚自动来校轮流值班,在操坪中央堆起柴禾燃烧篝火,并按戌、亥、子、丑、寅等时辰敲打更锣。如此这般折腾了两个多月,老虎不再出现。

从冰塘完小去太芝庙,途中要翻越一个叫 “万虎岭”的界,上岭下岭共4公里路程。此地经常闹虎,行人过岭,一般选择在大白天结伴翻越,黄昏之后,即使是吃了豹子胆的人也不会冒昧前往。

我所知道的最后一个打虎人 - 《文史博览》 - 《文史博览》时代的记录者

在翻越万虎岭之前要经过一个叫“杨柳庙”的村庄,村子里有一家壕塘供销社设置的分店,店里卖一种被人称作“懵脑壳酒”的白酒。当时国家已经实行粮食统购统销政策,粮油按计划供应,政府严禁用粮食蒸酒熬糖,故市面上只有两种酒卖:一种是用榨糖后的甘蔗渣酿造的“甘蔗根酒”,另一种是用山上野生植物“金刚蔸”酿造的“金菠萝酒”。这两种酒度数极高,喝多了便头疼,故人称 “懵脑壳酒”。凡过万虎岭的行人都会从店里沽几两酒喝下壮胆,然后等客结伴同行。那场景与《水浒传》中的景阳冈颇有点相似,而这种“懵脑壳酒”则可称得上是真正的“三碗不过冈”。

万虎岭的山顶上住了一户单独人家,一家子挖了些山土种包谷、红薯,主要靠打猎为生。猎人在自己的屋旁边挖了一个较为隐蔽的坑道,坑道上面架了几排圆木,圆木上堆放着很大一块石头。坑道后面有一个小木栏,栏里关了只山羊,老虎如果从坑道进去扑羊,一踏上机关,圆木石头就会塌下,将老虎塌死或塌伤。为了防止行人误入坑道,大白天坑道口是用厚实的木板挡住的,黄昏时候才将木板撤走。

“老虎塌”捕虎很奏效,我曾看见猎户一家抬过几次老虎去邵阳城卖。死虎倒挂在长竹竿上,四个人抬,轮流换班,每到一个村庄歇肩的时候,全村老小都会围着观看。万虎岭离城35公里,抬着老虎走得慢,所以每次进城卖虎都得起早搭黑两头见星。

1958年,全国上下为了“三年超英、十年赶美”而大炼钢铁,老百姓家里的锅子、鼎罐等一切铁器全部搜缴上去炼了钢铁。万虎岭的树木也被砍光塞进了炼铁炉,老虎不再出现,公社书记很高兴地拍着老猎人的肩膀说:“如今老虎没有了,吃公共食堂又不要钱,你们一家子可以享清福了,‘万虎岭’要改名叫‘万福岭’!”可惜还没享两年福就过上了苦日子,老猎人得水肿病饿死了。

1954年,太芝庙一户人家的小孩被老虎叼走,家长邀请了几个猎人进山报仇,将母老虎打死,并入虎穴捉回了三只小老虎。消息传开后,方圆十几公里地的群众都去了太芝庙看虎仔。为了方便客人观看,主人将三只小虎关在一个铁笼里,每只长约50厘米。铁笼置放在屋前的禾场坪里,用半边竹槽灌水于铁笼里的水盆中供虎仔喝。观众不断朝铁笼中投掷肉食,三只小家伙嬉戏撕咬,形态活泼可爱。小老虎还未完全断奶。

主人除了喂些肉食外,每天还喂三次搀了白糖的米汤水,小老虎也吸吮得津津有味,还不时地将舌头伸出来舔嘴巴。这是我平生唯一一次看见野生华南虎,凡60岁以上的太芝庙人一定都会记得这件事,后来这三只小老虎被外地人买走。

我所知道的最后一个打虎人是原下乡在新宁县的老知青刘芳村。当年的知青大多不习惯农业生产,许多人学会了木工、泥工、石工、油漆、裁缝等手艺外出找副业。1971年刘芳村从生产队开具了外出打虎找副业的证明,邀上另一名知青戴桂青前往福建古田县上山打虎。

古田位于武夷山区,武夷山是华南虎经常栖聚的地方。20世纪70年代邵阳地区的老虎基本绝迹,但古田却虎害为患,当地百姓对外来的打虎人员很欢迎,刘芳村与戴桂青在古田受到热情的款待,两人凭借一纸打虎证明,可以在公路上拦邀搭乘部队军车,开车的军人对这两位敢闯武夷山打虎的湖南猎人倍加崇敬。

刘芳村的老家在邵东县,下乡前就跟人打过老虎,其打虎法是九龙岭猎人传授的,用的也是“中草药汤剂毒杀法”。刘芳村进山只携带五把匕首作为防身之用,翻山越岭走起路来步履敏捷、身轻如猿。戴桂青背着干粮袋紧跟在他的背后。刘芳村向戴桂青讲授老虎的生活习性及寻找虎道的方法,但对药剂的熬制却缄口不谈。

戴桂青虽然身强体壮,平时在建筑工地打土方是个挣10分工的角色,但跟着刘芳村进山打虎,在翻山越岭的攀援过程中却显现出自己的低能来。他实在吃不了这个苦,半个月之后便向刘芳村提出要回邵阳的请求。刘芳村百般挽留并拿出“红宝书”领着他学习毛主席语录,要他发扬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的精神”,但无济于事,戴桂青执意要走。刘芳村心想“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奈何不得的事情,“打虎要靠亲兄弟,上阵得用父子兵”啊!只好将他送上回归的班车,自己继续留在武夷山上打老虎。

戴桂青的离去更加坚定了刘芳村打虎的信心,一个月后终于打了一只老虎,创造了只身捕杀老虎的神话传奇。按照当时古田县药材公司不成文规定,虎骨只能卖给当地,每副骨架80元。邵阳市的收购价150元,而卖给私人则300元以上。刘芳村在当地处理了虎皮、虎肉、虎肝等,最后还是设法将虎骨带回卖给了私人。

20世纪80年代初,有人托戴桂青从刘芳村手中买过虎胫骨治疗风湿病,每50克10元钱。买方找了一位老药师识辨真伪,老药师看后连称“好货”,当问知价格后,老药师更是这样说:“如此低廉,给我悉数买来!”

1973年,政府将华南虎列为国家三级保护动物严禁猎杀,于是刘芳村也就结束了他的打虎生涯。

(文章源自《文史博览》,2010年第12期,责任编辑/亚闻)

  评论这张
 
阅读(9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