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史博览》时代的记录者

本博客文字图片来源于《文史博览》,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加入QQ群:7789684

 
 
 

日志

 
 
关于我

《文史博览》是由政协湖南省委员会主办,全国公开发行的文史类刊物,主要刊发历史见证人和文史工作者撰写的反映国内外政治军事、工商经济、文教科技、民族宗教、华人华侨、社会生活等方面重要历史事件的内幕秘闻和重要人物的各种鲜为人知的经历,以及珍贵的历史照片,体现亲历、亲见、亲闻等特点,融思想性、史料性、可读性于一体。

网易考拉推荐

空军司令吴法宪最后一次回乡  

2011-07-30 10:55:20|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徐明庚

吴法宪(1915—2004),江西省永丰县君埠乡大安村人。曾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空军政委、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71 年“九一三”事件后,他被开除党籍、撤销职务并判刑。下面讲述的是他从军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回乡探亲的往事。

1960年2月间,已身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委的吴法宪,在广州参加完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后,决定借此机会回到阔别30年的故乡探亲。时年45岁的他已在空军二把手的位置上干了10年。他向中央军委请假探亲,并得到批准。吴法宪带着警卫人员从广州乘机飞往韶关,再乘吉普车到达江西兴国县城。这时他的一个远房堂弟吴臣贤已接到县里通知,专程从老家赶到县城来迎接他。第三天从兴国到良村。

空军司令吴法宪最后一次回乡 - 《文史博览》 - 《文史博览》时代的记录者

 

从兴国的良村到永丰县君埠乡大安村老家还有60里山路不通汽车,只能步行。好在良村方面派人带路并找了一头骡子代步。他们一行接连翻过几座大山,步行30里到达兴国县的南坑乡南坑村。南坑村是吴法宪的祖居地,他们家是从爷爷那一代才从南坑村迁徙到永丰县君埠乡大安村的。那晚他们一行就住在该村,村里有吴家的祖宗祠堂。吴姓乡亲联合一起接待他们一行吃了一顿饭,并安排好晚上的住宿。吴法宪看到乡亲们都很穷,生活十分艰苦,把身上仅有的20元钱和一支钢笔都送给了他们。

从南坑到大安村还有30里路,要翻过三座山。不巧天又下雨,道路泥泞,不能骑骡子,步行也困难,吴法宪接连摔了几跤。初春二月,春寒料峭,大家又冷又累,走到双岭下村,遇到前来迎接他的表哥曾远洪,他带来一把雨伞。离别30年,吴法宪几乎认不出他,背全驼了。因为山路狭窄,两人不能并行,就把伞让吴法宪一人撑着。快到大安村时,雨越下越大,撑伞也不起作用,吴法宪索性收了伞和大家一起淋着雨走。走到进村的河边,原先架

在河上的木桥也没有了,大家只好涉水过河。进到村里,吴法宪记忆中的家乡全没有了,自家的房子没有了,连房地基也找不到,变成了稻田。原先的三家邻居还有两家在,但每家只剩下一间半面墙的土屋。屋顶全是用稻草盖的。

此时的吴法宪在老家已没有什么直系亲人。中央苏区第三次反“围剿”时,国民党军队占领了他的家乡,烧了他家的房子,全家被迫上山。由于没吃没穿,祖母、母亲、一弟三妹六人因冻、饿、病先后而死。一家七口人仅剩父亲吴功信孤身一人,流落在君埠墟街头,靠五块钱本钱,以贩卖黄烟为生,历经千辛万苦挨到全国解放。父子刚取得联系,但还来不及相见,他父亲又不幸于1950年7月患痢疾,因无条件医治而死,年仅55岁。

在村里已没有了自己的家,他们一行人只好在邻居许元茂的草房子里歇一会儿。另外一个老邻居李文福父子听说新福生(吴法宪小名)回家,也来看他,李父已70多岁了,吴法宪认识他,他却不认识吴法宪了。村里的一个老前辈还告诉他第四、五次“围剿”以及红军离开中央苏区后的许多情况。还特意告诉他,他父亲被抓起来坐牢,全村乡亲凑足 20个银元将他保释出来的情况。

那是发生在 1940 年秋天的事:当年吴法宪在苏北地区担任八路军苏、鲁、豫支队政治部主任,同时还兼任淮海区专员,当时他天真地认为,既然国共早已合作,他的淮海区专员身份也可以算做是“国民党政府”的官员了,于是就冒昧地从苏北盐城向家里发了一封信,把自己的一些情况告诉父亲并报平安。不料此信后来落入国民党当局手中,他们据此以“共匪”家属把他父亲拘捕入狱,多亏乡亲们凑钱作保,才使他父亲幸免于难。

吴法宪听了乡亲们的倾情讲述,内心万分悲伤和感激。想到自己这几十年在外漂泊,不仅无以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也没有报答过乡邻的帮助,非常愧疚,禁不住眼泪夺眶而出。和乡亲们聊了许久,这时已快到了吃晚饭的时间,那时他们连中饭都还没吃,但许元茂的家里很穷,显然供不起他们一行数人的饭菜。好在吴臣贤他们早预料到了,从南坑村带了一点大米、猪肉、萝卜过来,这顿饭才有了着落。吴法宪便邀请村里的几个老人、许元茂一家和他们一起吃了一顿饭。饭后吴法宪向吴臣贤借了10块钱送给许元茂的母亲表示感谢,对其他邻居只能口头表示谢意和歉意。

这时天已不早了,吴法宪决定趁天黑之前到后面山上去看看祖父母、父母亲的坟墓,领路的有他表哥、表侄、吴臣贤、许元茂等。这时天仍在下雨,他们在杂草丛生的山冈上找到了几个小土堆,十几岁的表侄用随身带的镰刀把坟上的杂草割了,没有任何祭品。吴法宪在祖父母、父母的坟头各自深深地鞠了三个躬,然后伫立在墓地,任凭凉风拂面,细雨敲打。

扫墓归来,天已黑了好一会儿,在村子里吴法宪已没有了实际意义上的家,住处也成了问题。这时当地的乡村干部带他们到相距两里路的铁炉下村,把他们一行安排在铁园大队一个新修的仓库里休息。没有床和被子,他们派人找来很多稻草铺在地上,十几个人就睡在地铺上。

不久君埠公社党委张书记

闻知吴法宪回乡,冒着大雨带人连夜赶了20里路,给他们送来了七八床被子和一些大米、蔬菜、猪肉。大家在黑夜的空地里,架起一口大锅,才吃上一顿晚饭。饭后吴法宪详细询问了乡亲们的生产生活情况。得知他们生活十分困难,连吃饭都成问题,吴法宪很难过。乡亲们还委托吴法宪向党中央、毛主席如实反映“大跃进”以来及当前农村存在的许多实际问题。

第二天上午,吴法宪告别乡亲返程,走了30里路来到中州,公社党委热情地招待他们一行并留住一晚,当地的人们也向他反映了许多类似家乡农村存在的严重问题,吴法宪听在心里,但无法做任何表态。

第三天在良村乘空军的那辆吉普车返回兴国县城。吴法宪把在家乡和沿途了解到的情况向县委做了详细的汇报,然后匆匆离开兴国到达南昌,乘飞机返回北京。此后直至他病逝,44年间再没有回过故乡。

(文章源自《文史博览》,2011年第1期  责任编辑/亚  闻)

 

  评论这张
 
阅读(88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