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史博览》时代的记录者

本博客文字图片来源于《文史博览》,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加入QQ群:7789684

 
 
 

日志

 
 
关于我

《文史博览》是由政协湖南省委员会主办,全国公开发行的文史类刊物,主要刊发历史见证人和文史工作者撰写的反映国内外政治军事、工商经济、文教科技、民族宗教、华人华侨、社会生活等方面重要历史事件的内幕秘闻和重要人物的各种鲜为人知的经历,以及珍贵的历史照片,体现亲历、亲见、亲闻等特点,融思想性、史料性、可读性于一体。

网易考拉推荐

小凤仙并未救蔡锷  

2011-08-12 10:39:15|  分类: 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栗月静

电影《让子弹飞》曾提到松坡将军蔡锷和风尘女子小凤仙的故事,影片中的“花姐”也颇有传说中小凤仙的侠妓风范。许久以来,经过无数电影、电视剧、评书、小说的演绎,小凤仙成了曾经名动公卿的名妓。

小凤仙并未救蔡锷 - 《文史博览》 - 《文史博览》时代的记录者

 

传说也是在她的帮助下,1915 年年末,蔡锷才逃离袁世凯的囚禁,回到云南通电讨袁。1916 年11月8 日,患喉结核的蔡锷在日本病逝,年仅34 岁。小凤仙托人送上两副挽联。其一为: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而小凤仙不知所终……传说虽然美丽,但历史事实到底如何呢?其实,蔡锷和小凤仙的故事事实上远不是这么浪漫。

小凤仙并非名妓

1951 年,小凤仙在沈阳拜见京剧大师梅兰芳时,曾做过如下自我介绍:

我的父亲姓朱,母亲是偏房,大老婆瞧我们不顺眼,母亲带我离开朱家单过。母亲死了,姓张的奶妈抚养我,所以我姓张。辛亥年,奶妈在浙江抚台曾〔增〕子固将军家帮佣,革命军炮轰曾〔增〕府,奶妈带我逃到上海,把我押给姓胡的学戏,到南京卖唱为生。十三岁那年,正遇张勋攻打南京,我跟胡老板逃回上海。以后到北京陕西巷云吉班卖唱做生意,就认识了蔡锷将军。这时,奶妈从江西来京,找着胡老板……老蔡(即蔡锷)就出钱替我赎身,我才回到奶妈身边,仍在云吉班做生意。

当时北京城的红灯区集中在“八大胡同”附近,不过并不专指这八条街巷,而是泛指前门外大栅栏一带。只不过当年,这八条胡同的妓院多是一等二等。八大胡同中“石头胡同、陕西巷、韩家潭为最多”。“陕西巷、韩家潭多南妓,石头胡同、百顺胡同多北妓”。

“八大胡同”的妓女以“南班”居多。而其他地区的妓院,大多数是“北班”。当时在京城做官和经商的人多是南方人,因此,“八大胡同”成为这些达官贵人经常出入的地界。小凤仙所委身的陕西巷云吉班,自然也属于专供上流社会行乐的小班了。

1913 年2 月,北京《民主报》有感于革命风起云涌,英雄豪杰已出现于中国,而名花却“暗寂消沉,黯然无色”,决定为北京八大胡同的花界举办一次选秀活动。这是民国成立后的首次选秀,为突显“万类革新”的民国新风,举办者决定不再沿袭前清旧制,褒扬胜出者为状元、榜眼、探花,而仿照西方现代制度,改称为“博士、学士”。但是,选秀标准,仍沿袭前清惯例,分才、情、色、艺四科,每科评出博士一名,学士若干。胜选名单中的确有一位陕西巷云吉班的,但并非小凤仙,而是色科学士洪红宝,可见小凤仙此时还只是云吉班中的一般风尘女子。与蔡锷相识时,小凤仙也就十六七岁而已。据当时见过小凤仙的人说,她“面作瓜子形,色纯白,体态轻盈,远望若仙子”,但也指出“惜上颚左右有二牙外露,开口颇损美观”。可见,小凤仙其实姿色平平,所以在1913 年的选秀中榜上无名。

小凤仙唯一留世的是1951 年的一封《致梅兰芳函》,全文如下:

梅兰芳同志: 闻已来沈,不胜心快。今持函拜访。在三十四年前,与北京观音寺某饭店 ( 名字记不住了) ,由徐省长聚餐一晤,回忆不甚〔胜〕感慨之至。光阴如箭,转瞬之间,数载之久,离别之情,难已〔以〕言述。兹为打听家侄张鸣福,原与李万春学徒,现已多年不见,甚为怀念。梅同志: 寓北京很久,如知其通讯地址,望在百忙中来信一告。我现在东北统计局出版部张建中处做保姆工作,如不弃时,赐晤一谈,是为至盼。此致敬礼。原在北京陕西巷住。张氏( 小凤仙) ,现改名张洗非。

来信通讯处: 南市区大西街德景当胡同门牌21号李振海转交张洗非。

这篇信函中明显有错别字,说明小凤仙只是粗通文墨,并无过人才华。

蔡锷的爱情

1911 年武昌起义后,蔡锷出任云南省都督,政绩多多,深受各界爱戴,堪称西南地区的实力派领袖。他也因此被窃取辛亥革命胜利果实的袁世凯怀恨在心。1913 年9 月,袁世凯将蔡锷调来北京,出任参政院参政,授衔昭威将军,意在升官加薪之后把蔡锷控辖在身边。

1914 年至1915 年蔡锷任职袁世凯北京中央政府期间,结识了南城陕西巷云吉班一位自称“小凤仙”的风尘女子。这在那个年代本是一件无足挂齿的寻常小事。

蔡锷是如何认识小凤仙的呢?据蔡锷的老部下、原云南第二师师长、当时同在北京的李鸿祥后来回忆:“一日在妓馆设筵,有客挥条召来扬州班( 实为云吉班) 雏妓小凤仙,年方十四五,貌非甚美,而歌喉宛转。伴媪自称女母,临行殷勤请我召女。越日,我叫条(清末民初,客人点名叫某妓女陪酒、奏乐、演唱的习俗,叫做‘叫条子’——笔者注),蔡锷见小凤仙能唱,征我同意转条。”原来是蔡锷与李鸿祥一起去陕西巷云吉班听歌,发现小凤仙唱得不错,经李同意“割靴”(其实就是转让)于他的。

蔡锷当时已有两位夫人,且一度同居北京。后因刘夫人“十余年苦不育男,老母黄太夫人抱孙心切,屡劝其置媵(纳妾)”。后来就又娶了潘夫人。蔡锷与两位夫人相处和洽,对潘夫人尤恩爱有加。蔡锷一度与小凤仙有所交往,并不表示他对小凤仙存在什么“恋情”,只是他反袁起义谋略中的一个环节而已。

小凤仙曾帮助蔡锷出逃吗?

蔡锷反对袁世凯称帝心迹,事实上连他的母亲、妻子都没有告诉过,又怎能轻易告诉一个萍水相逢的风尘女子?

曾留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哈汉章当时是袁世凯的亲信,据哈汉章说,蔡锷离京,大体过程如下:1915 年11 月10 日,为我祖母寿辰,宴客于北京钱粮胡同聚寿堂,蔡松坡同学往还素密,是日早就来到,对我说: 今日大雪,可在此打长夜之牌。我知道松坡有用意,即托刘成禺代为召集。当日,蔡锷与刘成禺、张绍曾、丁槐四人“聚博终夜”。次日7 时,蔡松坡由我家马号侧门出,直入新华门,门卫很诧异,以为受袁世凯召见,未加阻拦。尾随而来的侦探到了新华门,也即散去。蔡松坡抵总统办事处,工作人员说,将军,您来早了。蔡锷说,我表快了两小时。随以电话告小凤仙,午后十二点半到某处同吃饭,故示闲暇。随后秘密由政事堂出西苑门,乘坐三等车赴天津。蔡松坡走后,我受嫌疑最重,从此宅门以外,就有不少巡逻监视的侦探。小凤仙因有邀饭之举,侦探盘问了很久,不得要领。所以才有了小凤仙坐骡车赴丰台,车内掩藏蔡松坡的传闻。我等亦宣扬小凤仙之侠义,掩人耳目。明日,小凤仙挟走蔡将军之美谈,传播全城。

自蔡锷逝世以后,小凤仙的名字和形象便开始频繁出现在当时的报刊和戏剧舞台上。在戏剧舞台上第一部涉及蔡锷与小凤仙关系的剧目是《再造共和之大伟人蔡锷》。1916 年11 月12 日,湖南新剧社也于报纸上刊出广告,说准于12 月16 日在长沙上演“政治新剧《蔡松坡》”,剧中人物包括袁世凯、袁克定、蔡锷、唐继尧、小凤仙、小凤仙的母亲、云吉班班主等数十人。小凤仙的名字从这时起开始出现在各地戏剧舞台和报刊上。

其实,蔡锷既未向小凤仙吐露反袁称帝的肺腑,也不曾向她讨要什么逃出北京的锦囊妙计。但是我们从来只喜爱英雄美女的故事,不愿相信小凤仙与蔡锷不过是萍水相逢,也不愿相信1954 年小凤仙因患老年痴呆和脑血栓在沈阳去世。

(文章源自《文史博览》, 2011年第2期  责任编辑/齐 风)

  评论这张
 
阅读(7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