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史博览》时代的记录者

本博客文字图片来源于《文史博览》,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加入QQ群:7789684

 
 
 

日志

 
 
关于我

《文史博览》是由政协湖南省委员会主办,全国公开发行的文史类刊物,主要刊发历史见证人和文史工作者撰写的反映国内外政治军事、工商经济、文教科技、民族宗教、华人华侨、社会生活等方面重要历史事件的内幕秘闻和重要人物的各种鲜为人知的经历,以及珍贵的历史照片,体现亲历、亲见、亲闻等特点,融思想性、史料性、可读性于一体。

网易考拉推荐

支边在西藏,五块钱买头驴  

2011-08-24 09:14:56|  分类: 那年那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田翠芝

一提起“支边青年”这个颇具沧桑感的话题,人们就会想起20 世纪60 年代,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的知识青年们响应党的号召,奔赴新疆、云南、黑龙江等地,艰苦奋斗、建设边疆的故事。殊不知地处中原腹地的河南,那时,也有一批热血青年,默默告别亲人,踏上遥远的路程,去到自然条件更为艰苦的西藏高原事农、戍边。

支边在西藏,五块钱买头驴 - 《文史博览》 - 《文史博览》时代的记录者

 支边西藏青年

在西藏买永久牌自行车回上海

我家住在河南襄城县城,1966 年春末,县里来了个军人,说是西藏军区的,要在襄城招人进藏,男女不限,但必须是商品粮户口。全县报名者有几百人。我当时在家待业,也报了名。6 月6 日我们进行集中学习。经挑选,有47 人被选中,其中就有我。7 月下旬,我们在许昌领到了军用的服装、鞋帽和被褥。换了衣服、编了班排,我们就踏上了进藏的路程。

经过十来天忍饥耐寒的艰难跋涉,我们终于到达了拉萨。在欢迎的锣鼓声中,卡车直接把我们拉到了八一农场。直到这时,我们才知道已到达了目的地,也知道我们是来当军工而不是来当兵的,因此,大家都稍有失落感,但这种心情很快就被兴奋、新奇所冲淡。几天后,又知道郑州、开封、洛阳、新乡、安阳也有支边青年要来。据我所知,这次河南进藏的支边青年有1000 多人。另外,北京、山东的支边青年早已于几个月前到来。

农场的军工都穿军服,但不戴领章帽徽,隶属西藏军区生产部,番号是404 部队。我们到来之前,生产部的军工大部分是集体就地转业的当年解放西藏时的进藏老兵和一些后来进藏的亲属,还有一部分是当地招收的藏族同胞。生产部不仅务农,还办工业、商业、副食加工业、养殖业等。

支边在西藏,五块钱买头驴 - 《文史博览》 - 《文史博览》时代的记录者支边青年欢迎仪式

当时,西藏军区生产部在拉萨、山南、林芝、米林、易贡、察隅、林周、澎波和江孜等地都设有农场。农场按部队建制,设有司、政、后机关。到拉萨后,场里给我们发了工资(每月31.2元),还组织我们去市里购买日用必需品。因为有十几里的路程,为了照顾我们这些初来乍到的同志,场里给我们派了敞篷卡车。当时,拉萨市里的红卫兵正在闹破“四旧”。场领导告诫我们:“买东西时,说火柴,不要说洋火;说肥皂,不要说洋碱;说蜡烛,不要说洋蜡……否则,就会有麻烦。”

那时,西藏的日用百货大部分是上海、天津产的,执行的也是上海的物价标准,所以东西不是很贵。比如自行车、缝纫机、布匹等商品,也是凭证按人头供应。票证发到单位、团体,也可开后门套购。因为藏族同志很少买这些物品,所以有的汉族同志就向他们要来票,买来运回内地。组织上强调不准物资倒流,但控制不了,因为那时这些东西内地更难买到。有意思的是,不少上海来的同志,在西藏买了上海产的永久、凤凰牌自行车,还有上海产的缝纫机、毛线、水果糖等,又千里迢迢地带回上海。

我们住进了新修建的猪圈

8 月份是拉萨的收获季节。我们在场部没有多停留,就按进藏时的建制单位,被分派到各队搞麦收。我们几十人被分到了二队,该队负责的是拉萨到曲水公路旁的山坡地。我们到这里没多久,“文化大革命”就开始升级了,拉萨地方上有了派性斗争。我们很快被召回场部,与北京、山东来的一部分支边青年一同到三队学习、劳动。三队坐落在拉萨西郊十几公里处一个四面环水的沙岛上。到岛上后,领导明确地告诫我们:咱们是部队单位,不搞“四大”(即“大鸣、大放、大辩论、大批判),也不准到地方去参加“四大”,这是纪律,必须遵守。

到三队后,因为人多,房子不够住,我们就住进了新修建的猪圈里。这猪圈和当地的民房差不多,只是矮小一些,一房一院,院墙只有半人高,每间房只够四个人打地铺。我们下班后若不四处跑着玩,就在院内看书或嬉闹。有时外出串门时不想走大门,我们就两手按住院墙一跃而过,非常方便。

在三队时,还有一件有趣的事,就是逮鱼。西藏的河水里鱼是很多的,也很傻,有时就随着灌溉的水流游到田里,我们用手抓就能抓到。傍晚,老兵们把滚网(长方形网,下边系有鱼钩)从河这岸拉到河对岸架好。到第二天早晨收网时,网下的钩上便挂满了活鱼,大的足有十几斤重。西藏的这种细鳞鱼有土腥味,偶尔吃一次两次还可以。尽管鱼不好吃,但是逮鱼的过程很有意思,我们都很开心,尤其是坐在小船里布网或摘鱼最为惬意。

西藏的冬天很漫长。当年的十一月份到来年的四月份,是西藏最寒冷的时候,滴水成冰。由于没有条件取暖,大家只能在寒冷中苦熬。由于岛上燃料奇缺,我们洗脸、洗脚的几乎都是用冰冷的河水洗,女孩子洗头后梳下的净是冰茬子。很快就有人手脚生了冻疮。最寒冷的时候河水结冰,不能用冷水洗了,领导就找来个大汽油桶,在门前简单地垒了个灶烧热水。用汽油桶烧水是西藏的一大创造,部队、兵站、机关都是用这种“大油海”烧水。烧的热水每人一次只能分一瓢,即使这样,我们也感到很满足了。

进藏之初,我们这些女青年都不用搽脸油,结果冷风一吹,脸上就起皮,皴得流血。后来,我们就买来搽脸油搽上,脸虽是润泽了,可由于西藏高原的紫外线太强,太阳一晒,没过几天我们的脸都变得黑黑的了。

我们支边青年的国防情结都很重。1967 年,中印边境局势再度紧张,大家立即写了请战书,郑重其事地送到生产部,请求上前线保卫祖国。为了检查大家的警惕性和国防意识,连队还在夜间举行了紧急集合演习。为了赶时间,紧急集合时有不少人把衣服都穿反了。我们在三队时,还发生了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我们这批支边青年中有两个女同志决心要当真正的女兵,就不辞而别去前线找部队,一走就是几天。后来,边防部队派人把她们给送了回来,大家才放下心来。

在西藏串门送新鲜蔬菜

婚姻是人生大事。进藏后,很快我们这些人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我们中除了少数男支边青年找了女支边青年结婚外,多数都是在家乡、地方或部队找了对象。尤其是在内地找对象的男同志,都把自己的爱人带到了西藏,加入了军垦队伍。那时,尽管我们实行的是休假制度,但由于交通不便,从西藏到河南往返一趟得几个月,甚至半年时间,所以不少女同志为了不影响工作,就把孩子生在了西藏高原。有的女同志虽在内地生下孩子,但孩子不到半岁,就又返藏了。离别时听着孩子的哭

支边在西藏,五块钱买头驴 - 《文史博览》 - 《文史博览》时代的记录者

叫声,真是使人肝肠寸断。

在西藏高原,蔬菜是很金贵的。当时当家菜是萝卜、包菜和土豆,大家称它们是“老三样”。可就是这“老三样”,我们一年也吃不上多少,大部分时间吃的都是酸菜和脱水菜(也就是干菜)。干菜被我们称为“老削膘”(没营养的意思)。所以,休假返藏的人们大包小包带回的净是新鲜蔬菜和瓜果。在西藏串门时,客人如果给主人送新鲜蔬菜,会比送其他东西更使主人高兴。

西藏的毛驴和狗很多,但那时藏族老乡是不吃狗肉和毛驴肉的,这就便宜了我们这些汉族同志。有许多支边青年偷偷地打来野狗吃,有时也买来毛驴宰了吃。我们刚进藏时毛驴很便宜,5块钱就可买到1 头。

      随着形势的变化,西藏军区生产部整编成了生产建设师。后来,生产建设师又被移交给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变为农垦厅。我们这些人也随之成为地方人员,和部队脱离了关系。再后来农垦厅被撤销,各农场划归西藏自治区农牧厅管辖,我们又成了农牧厅属下。1979 年,随着在西藏内地人员分批“内调”政策出台,我们这些当年的支边青年开始分批调回内地。
  评论这张
 
阅读(451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