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史博览》时代的记录者

本博客文字图片来源于《文史博览》,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加入QQ群:7789684

 
 
 

日志

 
 
关于我

《文史博览》是由政协湖南省委员会主办,全国公开发行的文史类刊物,主要刊发历史见证人和文史工作者撰写的反映国内外政治军事、工商经济、文教科技、民族宗教、华人华侨、社会生活等方面重要历史事件的内幕秘闻和重要人物的各种鲜为人知的经历,以及珍贵的历史照片,体现亲历、亲见、亲闻等特点,融思想性、史料性、可读性于一体。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大使灌倒希特勒  

2012-02-10 15:33:14|  分类: 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学 峰

    1932 年8 月初的一天,希特勒及部分纳粹党头目兴致勃勃地出席有各国驻德使节参加的大型宴会。在不久前举行的国会选举中,希特勒所领导的纳粹党再次获胜,夺得了320 个席位,使纳粹党成为德国第一大党,希特勒及纳粹党头目们也由此陷入极端狂热和亢奋之中。

    宴会开始后,希特勒兴致勃勃地来到席间给外国使节敬酒。当希特勒来到中国国民政府驻德公使刘文岛面前时,一向狂妄自大的希特勒忽然想起,中国是一个很贫弱的国家,国民政府经常派人向德国方面学习,并不断向德国政府求援,因而非常看不起中国人,竟然不给刘文岛敬酒。

中国大使灌倒希特勒 - 《文史博览》 - 《文史博览》时代的记录者

 刘文岛

    希特勒的这一举动,让民族自尊心极强的刘文岛深受刺激。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于是举起一杯酒,主动走到希特勒面前说:“我是中国公使刘文岛,到贵国已经一年了,你们的纳粹党虽然蒸蒸日上,不断壮大,我们却没有机会在一起举杯饮酒,今天这个机会千载难逢,特敬你一杯。”

    德国人虽有饮啤酒的习惯,但在宴请客人时,也常用昂贵的烈性酒,当天的大型宴会上就有高档烈性酒可供饮用。希特勒见刘文岛主动过来敬酒,十分鄙视地盯着刘文岛说:“你敬酒,我可一干而尽,我敬你时,你能一口喝下去吗?”

    刘文岛经历过无数次酒场饭局,饮酒的功夫早已练得炉火纯青了。于是,他不慌不忙地回应:“可以,可以。”

    希特勒见刘文岛一副轻松的样子,爽快地拿起酒杯,将一杯烈性酒倒进了嘴里。刘文岛也不示弱,毫不犹豫地举杯将酒一饮而尽。

    站在一旁的另外一名中国外交部官员知道刘文岛的酒量很大,因此不断用眼神示意刘文岛继续喝。

    于是,两人你来我往,互不示弱,竟然各自一口气儿喝了20 多杯烈性酒。

    在场人注意到,越往后喝,希特勒的脸、脖子越红,而且出现体力不支的迹象。此时,希特勒的亲信劝他就此打住,以免醉倒丢丑,但争强好胜的希特勒坚决要与刘文岛一喝到底。刘文岛则像个亢奋的斗士,越喝越精神,声音也越洪亮。

    很快,希特勒开始坐不稳了,嘴里嘀嘀咕咕着什么,而刘文岛则若无其事。

    希特勒仍不服输,他高声吼道:“我希特勒喝酒从未输过人,我可以输给我们德国或欧洲的任何一个人,但绝对不能输给一个中国人!!我今天非要让中国派来的公使醉倒趴下!”说完话,又拿起酒瓶倒了一满杯酒,一口灌了下去。

    终于,希特勒支撑不住了,屁股坐不稳,身子往右侧倒。他的部下连忙用手拉他,但未拉住,他

一头栽倒在地。

    在场的各国使节见希特勒丑态百出,无不捧腹大笑,有的人还跑到刘文岛面前,伸出大拇指称他是中国好汉。

    希特勒被灌醉后,很快被人抬出了宴会厅。据希特勒的部下说,直到第二天上午,希特勒还未完

全醒过酒来。这是他第一次喝酒败在外国人手下。

    刘文岛灌醉希特勒的故事,据说曾一度在西方国家广为流传,但刘文岛本人却极少谈及此事。他认为,在酒桌上逞能不是好汉,没必要拿出来炫,那次灌倒希特勒,主要是出了口恶气,让这位狂人以后不再小瞧咱中国人。

(文章来自《文史博览》2011年第10期  责任编辑/叶 筱)


  评论这张
 
阅读(36245)|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